孩子突然變得“愛學習”?當心!這很可能是個坑……

2021-10-05 21:21 來源: 法治日報
調整字體
  開學一個月以來
  北京市海淀區的
  學生家長張戒發覺
  自己剛上初二的孩子
  變得越來越“愛學習”了
  要了好幾次零花錢買文具
  張戒後來才知道
  孩子買的是現在流行的
  文具盲盒
  周邊不少學生都在購買和收集


  《法治日報》記者近日走訪調查發現,許多商場和中小學門口的文具店中都有各式各樣的文具盲盒出售,它們有些是印有各種圖案的盲盒筆單品,有些是以本子、尺子、筆袋等不同文具組合起來的文具盲盒袋,價格通常幾元至幾十元不等。
  在採訪過程中,有不少店主告訴記者,盲盒袋中單品加起來的價格要比自己去一一購買便宜得多。但也有家長反映,裏面的東西根本不值售價,有的是“三無”產品質量很差,而且重複率高,買來完全是浪費錢。對於文具盲盒的態度,社會上也是褒貶不一。
  文具盲盒
  到底是驚喜還是陷阱?
  為隱藏款重複購買
  價格未必物超所值
  “我買了好多次,這個系列還是沒有集齊。”
  “老闆,我要第五行最後一支筆,這回一定能抽到隱藏款!”
  “我還要右下角那一支,之前買已經抽中兩次隱藏款了。”
  ……
  9月29日,
  在天津市河西區越秀路上的
  一家文具店裏,
  幾名剛放學的學生正在熱烈討論着。


  記者發現,這裏的文具店門口都在顯眼位置擺上了琳琅滿目的文具盲盒,名偵探柯南、航海王、奧特曼等深受孩子們喜愛的動漫角色,都被印在了文具盲盒的包裝上。此外,上面還印着大大小小的問號和“拆開有驚喜”等字樣。1支盲盒筆的價格普遍為5元至10元,盲袋的價格則為10元至35元不等。
  “當然賣得好啦,賣得不好誰會進那麼多貨。”在問及文具盲盒銷量情況時,一家文具店店主王女士告訴記者,“每天來店裏的學生都絡繹不絕,一盒36支裝的盲盒筆拆開後立馬就賣完了。30元的盲袋就剩下1個,你要的話我25元給你。”
  除了校門口,大大小小的商店和網店中也不乏文具盲盒的身影。記者在某購物平台上以“文具盲盒”作為關鍵詞進行搜索,平台顯示多家店鋪月銷量都已經過千。同時,社交平台上也有許多博主的文具盲盒開箱視頻。各處的盲盒價格差別不大,也有大幾十元甚至100元以上的“高價”文具盲袋。
  不高的價格、熱門IP圖案,讓文具盲盒成為開學季的一大新寵。那麼,這些盲盒真的像一些店家宣傳的那樣“物超所值”嗎?
  採訪中,不管是線下店主還是網絡博主,他們衡量文具盲盒是否值得購買的標準,都是計算盲盒的實際價值。“1支盲盒筆才5元錢,裏面還有貼紙、小鑰匙環等。”“4支水筆、2支熒光筆、1把尺子、1本線圈本……這些加起來最少要20多元,而1個盲袋只要15元。”
  事實是否真是如此?記者購買了一款30元的盲袋,拆開后里面有1個筆袋、1本筆記本、1份套尺、2份便利貼和小玩具,這些產品在店裏以非盲盒的形式購買的話只要20元左右。
  安徽宿州初一年級學生家長王女士向記者抱怨道,自己孩子知道買一整盒盲盒筆一定能出一套後,開學一個月不到已經買了兩整盒50支筆,根本用不完,而且説等商家出新款後還要接着買。王女士不得不對孩子的零花錢進行嚴格管控。
  在江蘇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杜樂其看來,文具盲盒吸引孩子並不是因為其低廉的價格,更何況它們的價格往往還虛高。孩子們購買盲盒筆也並不是單純地為了使用,其心理就和拆盲盒一樣,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。而為了湊齊一整套,現實中很多孩子往往會多次重複購買同一種文具盲盒,出現不理性消費的情況。
  採取盲盒營銷形式
  三無文具濫竽充數
  抽中隱藏款,需要購買多少盲盒?對於這個問題,不僅經常購買盲盒的人説不清,連賣家自己也並不清楚。
  在網上常會看到各種博主分享“隱藏位”小技巧,即一盒剛拆封、沒有補貨的盲盒筆,在第幾排第幾列必定能抽中隱藏款。但這些説法又會被另一些博主通過多次購買證明,盲盒中的“隱藏位”並不存在。
  記者在網上諮詢某品牌文具盲盒的客服得知,一般來説,如果購買一整盒的話,一定能夠集齊一套,但有沒有隱藏款要靠運氣,有些顧客買了幾支就抽中了隱藏款,有的顧客買幾盒都不一定能抽中。而記者諮詢的這款盲盒筆,網上折後價為24支150多元。
  對於許多100元以上一整盒的文具盲盒來説,想要確保獲得隱藏款,花費的錢對孩子和年輕人來説都不算小數。
  浙江寧波一位消費者今年曾向寧波市消保委投訴稱,自己的孩子目前就讀小學三年級,現在班裏流行文具盲盒,為了抽取到某一個隱藏款送人,孩子居然連續購買了24支筆的套裝20套,總價2000元,已經完全成癮。而類似的投訴,全國多地消費者組織都接到過。
  那麼,文具盲盒應該公佈湊齊一套或抽出隱藏款的概率嗎?
  杜樂其認為,當前商家採取的盲盒營銷形式,雖然以保密性為賣點,但是文具盲盒、寵物盲盒、玩具盲盒等,本質上還是商品。因而,經營者採用盲盒這一抽獎式有獎銷售手段銷售商品的,應當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及《規範促銷行為暫行規定》中有關有獎銷售規定,公佈相應抽中的概率。
  華東政法大學經濟法學院教授任超認為,盲盒的銷售應當被認定為“有獎銷售”,參考有獎銷售規範。“去年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佈的《規範促銷行為暫行規定》規定,有獎銷售是指經營者以銷售商品或者獲取競爭優勢為目的,向消費者提供獎金、物品或者其他利益的行為,包括抽獎式和附贈式等有獎銷售。抽獎式有獎銷售是指經營者以抽籤、搖號、遊戲等帶有偶然性或者不確定性的方法,決定消費者是否中獎的有獎銷售行為,盲盒銷售的方式與之相似。”
  任超説,以套裝形式售賣的文具盲盒,應當遵守上述文件及相關法律法規中的促銷、銷售行為規範,包括但不限於真實準確地告知消費者盲盒玩偶的材質信息,標準款和隱藏款的種類、數量或者概率,不得存在欺騙性銷售行為等。
  在天津市河東區向陽樓街道的一家文具店內,記者發現有一款盲袋上面只印有“盲盒文具”四個字,除此之外整個包裝“乾淨無比”。
  “我也不知道這裏面有什麼,只能靠摸知道里面肯定有1個筆袋、1本線圈本,剩下的有什麼就靠運氣了。”老闆告訴記者,這些東西都是他從正規渠道進來的,至於上面為什麼沒有其他標識他也不清楚。
  當記者在該店購買了兩支10元的盲盒筆後,老闆説:“10元的盲盒筆質量不錯。之前我給孩子拆了兩個5元的盲盒筆根本沒法用,寫了半天就壞了。”
  但記者拆開發現,其中一支上面印的動漫圖案和封面完全不符,原本可愛的動漫人物因印刷問題“面目全非”。
  任超説,隱藏於盲盒內的“三無”文具既沒有廠家名稱,也沒有標註材料成分,消費者選購時根本無法辨別產品中所含成分是否符合國家標準,這些產品裏更容易出現有毒有害物質含量超標的情況。此外,文具盲盒還存在商家涉嫌虛假宣傳、到手貨品與宣傳不符、消費糾紛難以解決等問題。
  杜樂其説,消費者在購買時無法獲知盲盒內商品的具體情況,這給生產經營者留下了暗箱操作的空間,比如用盲盒來清庫存、處理殘次品等。“儘管盲盒銷售中關於產品款式等存在一定的保密性,但關係產品質量和服務的信息,如產地、成分、生產日期、保質期、使用存儲條件、安全警示等,生產經營者均應充分告知,保證真實全面,不得作出虛假、誇大或引人誤解的宣傳。濫竽充數的做法,不僅違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法定義務,也會損害消費者的知情權和公平交易權。此外,經營者通過盲盒銷售不符合產品質量標準的文具,還可能違反未成年人保護法的有關規定,危害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和身心健康。”
  亟須規範市場秩序
  壓實企業主體責任
  為了進一步規範盲盒的市場經營秩序,打擊違法經營文具盲盒行為,維護未成年人消費羣體的合法權益,保護未成年人身心健康。自今年秋季開學以來,多地市場監管部門已開展了文具盲盒專項整治活動。
  廣州市場監管部門對廣州市各中小學、幼兒園周邊銷售“文具盲盒”開展專項整治。廣州市場監管部門與相關銷售者簽訂《銷售“文具盲盒”承諾書》,進一步規範“文具盲盒”經營行為。承諾書中提到,商家將對購買“文具盲盒”的孩子進行消費提醒,引導孩子購買正常文具。
  9月7日,河北省邯鄲市市場監管局印發《關於開展文具盲盒專項檢查工作的通知》,決定在全市範圍內組織開展為期半個月的文具盲盒市場專項檢查,進一步規範文具盲盒市場秩序,嚴厲打擊違法生產銷售文具盲盒行為,並建立聯合懲戒機制,從多角度壓實企業主體責任,加強宣傳教育,及時發佈文具盲盒消費風險。
  杜樂其説,盲盒實質上是商品的新營銷方式,有關部門監管重點應是內置商品的生產、安全等產品質量信息的標示,監督盲盒經營者以及網絡交易平台依法合規經營。盲盒中獎率或其他對購買產生實質性影響的信息,應當在盲盒介紹和宣傳中明示,公佈盲盒中獎率的最低標準。行業協會等自治組織與監管部門應共同治理,對於渾水摸魚的盲盒所帶來的售後難題,相關部門、消保維權組織應主動介入、積極作為。
  和一些家長對盲盒的態度不同,上海市浦東區的家長崔輝對於自己孩子喜歡文具盲盒並不感到頭疼。“這就和小時候集小浣熊卡片一樣,只不過換了個形式。我和孩子約定好,當她完成了一項學習任務,或者幫父母做家務後可以換取買文具盲盒的機會,但不能多買。孩子也知道文具盲盒賣的就是包裝和樣式,用起來和普通文具沒什麼區別。孩子的媽媽平時也比較喜歡盲盒娃娃,她們娘倆對此都能夠理性對待,還增進了彼此的關係,我覺得如果利用好的話,文具盲盒是能夠給人帶來真正驚喜的。”
  如果購買盲盒應如何挑選,又要注意哪些問題呢?
  今年6月1日,市場監管總局發佈《兒童用盲盒消費提示》,提醒廣大消費者勿盲目跟風購買。家長在為孩子挑選文具盲盒時應當謹慎,應注意查看商品上是否標明產地、成分、生產日期、保質期、使用存儲條件、安全警示、價格、“三包”等關鍵信息,並且保留好消費憑證,以便後續出現質量問題追責。對於學生而言,應當明確文具並非玩具,購買文具應當以滿足學習實用為主,不和同學攀比等。
  杜樂其説,不可否認的是,文具盲盒和其他盲盒一樣,也已經形成了熱潮。能否真正解決文具盲盒帶來的問題,需要國家和社會多方努力。除了市場監管等有關部門須強化監管外,家長的教育和引導也尤為重要。
  (來源:法治日報)
  【菜鳥香港自提點】
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
分享到: 0

文化社會

財經健康

旅遊青春